印尼小说网
求求你别对我这么上头

状态:连载

10万字

最新章节:第25章 第25章

最后更新:3个月前

【正文完结,番外不定期更】*正文有多狗血,番外就有多甜!!*年上差10岁,替身、追妻火葬场。下一本写《危险性竹马》 圈内人都知道,骆明翰渣得道貌岸然,明明只谈半年,却会营造出深情款款的模样,而对方一旦真的爱上他,他就会立刻弃之如敝履。 骆明翰第一次在宴会外见到缪存时,就被他勾了魂,对方清冷漂亮,看着脆弱又乖。他千方百计对他好,为他介绍画商,为他策展,为他收拾极品亲戚。 在这种攻势下,没人能不沦陷。圈内人冷眼旁观,都知道过不了半年,就又会多一个发疯吃醋毫无尊严的舔狗贱受—— 但他们没想到,这个发了疯的舔狗竟然会是骆明翰。 “你不是喜欢我穿这件衣服吗,为什么不愿意再看我一眼?”他领带松垮嗓音艰涩,犹如一条丧家之犬。 “别傻了,”缪存淡淡掀起眼眸,微微冷笑,”这件衣服是骆远鹤喜欢穿的,你穿起来,比不上他万分之一。”骆远鹤,是他的双胞胎弟弟。 · 缪存十七岁破格录取到顶级美院,是炙手可热的艺术天才,老天爷偏心他,就连长相也给他最好的。他对自己的导师爱而不得,阴错阳差认识了他的双胞胎哥哥骆明翰。 找个替身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 然而……被他当作替身的男人,却红着眼缚住他手腕,用疯到极致的冷静一字一句说: “不是喜欢把我当替身吗?可以,那就当一辈子。” 缪存:他疯了。 在线等,渣攻玩着玩着当了真对我强取豪夺怎么办? #这修罗场我受不了了!# 替身竟是我自己·真香疯批攻 x 天然钓系白切黑绿茶受 排雷: 大写预警:非常、非常、非常狗血 1.攻有情史,要求处男攻的慎入 2.攻又渣又舔狗又疯批又深情又被虐 3.受很冷漠没有心,有病,有自己自洽的一套逻辑 4.攻受都有瑕疵,都不保证讨喜 5.交互偏受视角,狗血后是坚定不移的HE 预收:《危险性竹马》 臭不要脸口是心非巨会疼老婆的酷哥攻 X 看上去很凶实际上一哄就软乎乎的小少爷受,双向甜宠。 文案: 任延回国的第一个星期就跟人茬架,混乱中撞到一个小哑巴,对方磕磕绊绊打手语,任延心里小灯泡一亮,认定他就是对面领头儿的哑巴妹妹,胳膊一拐就把人提溜走了。 他逼哑巴妹妹给他哥打电话过来认怂,哑巴妹妹冷着脸打了三句手语: “你见过有喉结的妹妹吗?” “哑巴怎么打电话?” “煞笔。” 任延:“……” 新学年开学在即,任爸人模狗样语重心长:“还记得小时候你安叔叔的小儿子吗?就五岁时候走丢的那个?现在找到了,跟你一校,你多照顾照顾。” 任延,茬架高手,拳击一霸,海归垃圾,对他爸冷笑一声说,“行。” 他记得这个发小,清冷漂亮,乖得一塌糊涂,很能激起人的保护欲。 开学日校门口,迈巴赫车门打开,小哑巴在管家撑起的黑伞下下了车,清冷矜贵,肤色苍白。任延跟他四目相对,半晌,双方同时激烈地表示—— “你特么谁啊?” · 因为上一辈的爱恨纠纷,安问五岁时就被低调送到了乡下福利院,在无人问津的时光,他是靠着心里那道白月光活下来的。 白月光哥哥眉宇桀骜英俊,年纪小小就很有范儿,会拉大提琴,会保护他,如同小说漫画男主。 隔了十几年重逢,咔嚓,安问明确听到了心里那道白月光碎掉的声音——他看着高大冷漠擅长踹人的任延,心情复杂。 在双方家长核善的目光中,安问只能硬着头皮让任延照顾。 照顾第1天,安问进了网吧,被逼着看他刷了一夜的恐怖游戏副本。 照顾第2天,安问在任延砸过来的纸团中乖巧乱填,喜提随堂测验不及格。 照顾第3天,安问进了拳击馆,被逼着在场边给任延递毛巾。任延赢了比赛,用缠着绷带的手rua他头发。 照顾第N天…… 任延疯狂吃自己的醋,逼问:“你心里的任延哥哥就这么好,好到现在的我在你眼里就一文不值。” 再后来,整个省实中都知道,安问是任延的脉门,安问打的架都被任延背了锅,安问收的情书都被任延果断扔走。 安问:“我只是想感受下青春期的美好。” 任延:“可以,跟我。” 是竹马也是天降,双向甜宠纯甜文,不甜你揍我! 攻受1v1双初恋 -预收:《直男的我在恋综被九个人穷追不舍》【今天也要好好谈恋爱】是一档新策划的同性雄竞恋爱节目,节目甫一开始便设置了一位”王子“,由八位骑士对王子展开猛烈追求,最终决出胜者。在倒霉+乌龙的双重buff下,病弱+衰神附体的纪宁深成了这个王子。纪宁深:我他妈是直的!节目组:没关系啊我们会给你剧本的,你就按照剧本走就好了!纪宁深:你保证不会有人假戏真做吗?节目组:我们都受过专业训练,一般不会假戏真做,除非忍不住~开拍第一天,love 大house里,八位骑士一字排开,他们是:天凉王破的霸道总裁、刚结束赛季的赛车冠军、来自草原擅长捕猎的粗犷猎手、优雅知性的青年作家、特立独行的摇滚乐手……观众猛掐人中:劳资什么场面没见过?这种场面真没见过!千万别把我当外人!节目近半,纪宁深兢兢业业按剧本表演,一会儿在总裁面前脸红,一会儿在作家面前结巴,一会儿在赛车上抱住车手尖叫,一会儿在摇滚主唱的后台被壁咚。后来,总裁在他面前不敢呼吸,作家为他彻夜难眠,赛车手为他赌上荣誉,摇滚主唱把他写进歌里。一时间,演播厅充满了快活的修罗场气氛……宁宁:?说好的不会假戏真做呢?每支嘉宾股都涨势喜人,战况激烈之时,踢馆嘉宾却突然空降!官宣日,话题度飙升,所有嘉宾虎视眈眈,只有纪宁深十分冷静:没关系,无非是多背一个剧本而已。然而……他很快就发现自己错了。那一天,霍渠坐在轮椅上,薄毯覆于膝盖,由管家推入场,而他西装革履,身板笔挺,微抿的薄唇下是对纪宁深的一抹玩味冷笑。观众:这这这这好像是传闻中霍家深居简出、阴鸷冷血的掌权大佬……纪宁深则五雷轰顶:完了,这踏马是他刚逃婚的联姻对象!!!霍渠:“直男是吗?打死也不嫁入霍家是吗?就是死,就是跳楼,也不跟我试一试是吗?我看你在这里玩得很开心啊。”#现在跟他说是剧本还来得及吗?##你听我解释……刚开始的观众:霍渠都不能直立行走,那方面肯定不行,passpass,我们宁宁受不了这种苦!后来:让他亲!让他亲!啊啊啊啊宁宁!坐上去!现场导播:你们高兴就好,至于被毙被和谐,终究只是我命中注定的劫罢辽……大佬轮椅攻 x 因为觉得自己病弱活不久所以非常咸鱼的万人迷美人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