印尼小说网

第110章 青梅9【1 / 4】

三月春光不老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印尼小说网http://www.ynxdj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谁没了谁不能活呢?爹爹那样爱她说走就走了,阿娘敬重阿爹,阿爹去后几年也与长公主顺理成章地在一起。奚奚现在说不能没有她,是真的不能,还是嘴甜哄她呢?

郁枝知道人心不可试探,奚奚能说好话哄她已是旁人做梦都得不到的好。她嘴唇微动,气息与公主殿下纠缠:“我愿意、愿意嫁给你……”

季平奚眉目漾着惊喜:“当真?”

“当真。”

京都的儿郎她哪个也看不上,频繁撩动她心的反而是小她五岁的女郎,郁枝被对方眼底一瞬烧起来的情愫惊了心,都说年少所爱的人是用全部的骨血神魂来爱的,掺杂不得半丝假,少年人的心意赤忱无畏,想爱就爱,想得到就会不遗余力地去追求。

这般想着,郁枝心情一下子雀跃起来——不论往后如何,奚奚第一个爱的人是她。

季平奚仔细观察她的神色,笑着摇晃她的手:“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年少不定性?”

“哪有。”郁枝从羞涩中缓过来,说话都透着轻软,像春天飘在半空的柳絮,洋洋洒洒,又像轻薄的雪花,铺天盖地都是不可忽视的洁白晶莹。

她嘴上说没有,心里约莫也是想着自己许是玩玩而已,季平奚没有哪个时候像此刻一样愤怒、无力,她想辩白她的爱不是说说而已,更不是玩玩而已,转念一想,饶是如此枝枝也应了与她长相厮守,她面上不自觉泛起笑:“你就小瞧我罢,日久见人心,你迟早会知道我比任何人都爱你。”

年少常说爱,年长了心尖的爱意反而要掩藏。郁枝轻哼一声,勾着她的小拇指摇摇晃晃:“你就油嘴滑舌罢。”

“不管,反正我赖上你了。”

郁枝歪头笑她:“小无赖。”

季平奚的心随着她这句“小无赖”豁然开朗,忍不住顺杆爬:“小无赖喜欢你。”

好好的公主殿下不当要当小无赖,郁枝下楼时走路都变得轻飘飘,眼角眉梢溢满喜色,柳叶眼微弯,嗔道:“不知羞。”

正经人哪能天天把喜欢挂在嘴边?

季平奚读懂她的眼神,心笑:正经人也要娶妻啊。喜欢就是一把钩子,不把钩子放出来,哪能钓到喜欢的鱼儿?

两人一个尽管钓鱼放钩子,一个尽管大着胆子上钩,手拉着手走过冗长的玄武街,走到郁家门口,惊觉时间过得太快。

“你快回宫罢。”郁枝催促道。

才表明爱意,季平奚舍不得离开,郁枝顾忌她长阳公主的身份,顾忌两人可能降下的婚约,不好意思领她入家门,手指戳在她胸口:“改天再来找我玩?”

“改天是哪天?”她恨不得今晚就住在郁家,躺在她枕边。

她的意图太明显,羞得郁枝脸皮发烫,眼尾染了一抹亮眼的绯色:“阿娘一会就要回来了,你是想趁着阿娘不备,把我拐跑吗?”

季平奚瞅她两眼,还别说,拐跑这主意真挺好的,只是想到拐跑的后果——父皇的板子、阿娘的嗔怪,郁姨的不满,以及柳相少不得要冲她吹胡子瞪眼,最后无可奈何地在她耳边讲那些圣人教诲,她脑袋发懵,郁枝逮着这个间隙从她身边‘逃’出来,背着手站在阳光下,语笑嫣然:“快回去罢。”

“你敷衍我。”她一脸郁闷。

郁枝想笑不能笑,全凭毅力忍着,上前两步揉揉她的小脸,耐心哄道:“好了,回去罢,真让阿娘撞见了,我还怎么做人?”

季平奚眉眼耷拉着,活像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大狗,郁枝东瞅瞅西看看,这时候家家户户都升起炊烟,街上行人稀少,郁家门前的门子打着哈欠,她也不知道自己回事,就想把之前面馆的那个吻还回来。

猝不及防被她亲了脸,季平奚漂亮的眸子一瞬睁圆,明明不是杏眼,睁得圆圆的也有几分杏眼的单纯无辜。

郁枝揉搓通红的耳垂,不好回味方才的吻,转身就跑。

像极了林间害怕生人的小梅花鹿。

小梅花鹿渐渐在季平奚视线中远去,看守郁家大门的门子瞠目结舌地瞧着他家知书达理的小姐,若是没看错,他家小姐、他家小姐当众轻薄殿下来着?

我滴娘嘞!不愧是他家小姐!胆肥!!

胆肥的郁枝一溜烟跑没影,剩下呆呆的长阳公主捂着脸站在门前傻笑。

门子揉揉眼,再揉揉眼,一脸‘姨母笑’——早看这两人有猫腻了,原来是真的!

京都世家权贵中同性相恋并非新鲜事,只是都是私下玩,没谁放在明面上来。

大炎朝在皇帝陛下的英明统治下风气开放,民风自由,见多识广也就不会少见多怪。

不过……门子看着俊雅如仙的长阳公主,嘴一咧:他家小姐还真是把殿下迷得五迷三道,瞧瞧,若殿下身后有尾巴,尾巴早就翘得比天还高了!

郁枝脚步轻快地跑进家门,穿过一道道月亮门进入自己的小院,门推开,入了内室她直接朝着床榻奔去。

身子仍在雕花的大床,脸儿埋进锦被,耳朵红得快要烧起来——她果然出息了!她想好了,以后奚奚敢欺负她,她都要欺负回去!

唇瓣沾染的热意仿佛还没消下去,郁枝趴在床上扭着身子,扭了两下觉得不够端正,转念一想,左右是她的闺房旁人看不到。

胸腔的欢喜瞬间热烈炸开,俗称‘偷着乐’。

柳薄烟推门进来见到的就是在大床扭曲地不像话的女儿,她一惊,话脱口而出:“枝枝?你这是怎么了?!”

她怀疑女儿在她不在的时候被鬼附身。

郁枝吓了一跳,惊吓之后继而感到的就是没边的羞赧,急急忙忙从床榻跳下来,一脸胭脂色:“阿、阿娘?您怎么突然回来了?”

“我是不放心你。”柳薄烟看她神色不够自然,别别扭扭羞得说话都不利索,当即识得这是自己的女儿——没有被不知名的鬼附身。她松了口气:“听说殿下又送你回来了?”

若非从门子那得知自家女儿做了何事,她也不会急着闯进来以至于忘记叩门。

回想进门看到的一幕,柳薄烟后知后觉的懂了,母女二人对视间彼此都有些尴尬。

郁枝羞恼阿娘进门不敲门,柳薄烟感叹好好的女儿留不住了。

两人各怀心思,气氛一滞。

郁枝以最快的速度冷静下来,整敛仪容,小声问道:“阿娘?”

柳薄烟嗔看她,眼神带着丝丝缕缕的不舍:“娘本想等殿下长两岁再订婚……”

说到这她故意卖了个关子,果然毫不意外地看清女儿神色隐有失落:“再长两年啊,那时女儿都多大了?”

她情绪忽然低落,垂眸盯着靴尖。

等看够了女儿的小女儿情态,柳薄烟忍着女儿很快要成为人家媳妇的辛酸:“是啊,娘娘也是这样想的,娘娘说女子的花期易逝,当然是早早和心上人在一起方为正理。她能言善辩,你阿娘不是她的对手。”

柳薄烟两手一摊,做无奈状:“赐婚的圣旨今天就能下来了。”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!